笔趣阁 > 妖卡幻想 > 第十一章审问

第十一章审问

?热门推荐:
????缉卫的突然到访,不在丁夜的意料之内。

????按照他最初的设想,应该是余成死亡,他假意到‘红远坊’寻找,发现后者失踪并报案,护卫队寻找,拖上几日,找不到后再通知缉卫出动。

????这是最合理的推测,毕竟缉卫只有在发生命案或失踪多日时才会调动,丁夜哪能想到,余成失踪刚过没多久,他们就已找上门来。

????他迷茫中带着一丝害怕,像是一头雾水,什么也不知道:“我犯事了吗?你们会什么要——”

????“等到了你就明白了。”领队的缉卫对他的态度不是很友善,语气冷漠,硬生生打断了他的话。

????“哦……哦好。”

????一路无话,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丁夜被带到了‘谨言三厅’。

????七十七区一共有六处这样的地方,从‘谨言一厅’到‘谨言六厅’,用于护卫队和缉卫办案,其中后三厅处理的,大多是一些琐事纠纷,例如偷、抢、公众场合打架之类的事情,由护卫队负责。

????而前三厅,则是审问、关押重犯恶人的场所,由缉卫全权负责。

????所以当丁夜看到……他被带到的地坊是这里时,心情顿时就沉了下去。

????“开玩笑吧?就算余成失踪被发现,可没有尸体,他们凭什么认定余成已经死了?这根本说不通!”

????丁夜还不知道‘红远坊’之后发生的事,对于被带带到这里深深不解,脑子里胡思乱想,不停的猜测着。

????进入‘谨言三厅’正门,来到大厅,后面的一众普通缉卫散去,只留有领队的男人,带着他左拐右绕,来到了某处房间停下。

????门是开着的,里面有两个人,一人身穿缉卫制服,另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则坐在他对面,正语气激动的说些什么。

????“你们缉卫是干什么吃的?都这么长时间了,什么都没找到?”

????“江会长,请冷静,我们正在——”

????“我告诉你,今晚死的可全是我们会的精英,遗失了起码六张三星以上的卡牌,你们如果无能抓不到凶手,那就我们自己查!”

????“郝会长,您先冷静,别激动,有话咱慢慢说。”

????“还慢慢说?”衣着华贵的男人愤怒到拍起了桌子:“合着死掉的人不是你们缉卫吧?你们说的可真是轻巧!这种情况,你让我怎么冷静?”

????听到里面的交谈,带丁夜来的缉卫领队也是略显尴尬,站在门口进也不是,走也不是,一时尬住在门口。

????“死的全是……我们会的精英?”旁边的丁夜自然也听到了,心里更是奇怪:“余成好像没加入过什么组织吧?难道我走之后,还发生了其他的事?”

????里面被称为郝会长的男人依旧不依不饶,质问道:“李长峰呢,叫他来,我要好好问问他!”

????“李队长他不在。”

????“不在?去哪了?”

????“出去办案了。”

????“那还有别的管事人不?”

????“暂时没——”被逼问的缉卫刚要回答没有,不料门口却传来了一道虚弱沙哑的声音:“我可以吗?”

????声音一起,不止是屋里的两人,连外面的丁夜两人也回头看去。

????一名身材消瘦,面色发白的男人抱着一叠厚厚资料,站在明晃晃的灯光下。

????丁夜旁边的缉卫连忙上前,惊喜中也同时松了口气:“江……江队,您回来了?”

????“嗯,十二点前回来的。”江队拍拍他的肩,目光随之落在了丁夜脸上:“你是丁夜?”

????他不仅看起来很虚弱,脸色差到极点,连说话的时候也透露着一丝无力,仿佛在说话的过程中,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在地。

????丁夜回道:“我是。”

????江队点头,对缉卫道:“你跟小山先回去吧,后面交给我。”

????“好。”他应了声,把里面的缉卫一并喊了出来。

????原本嚣张吵闹的郝会长,看到他后,气势一瞬间就没了,忙站起来赔笑:“您是……江九霄江队长?”

????“我够格吗?”

????“够,够,当然够。”郝会长知道他把前面的话都听到了,面色非常尴尬:“我不知道您在七十七区,要不我也不会——”

????“停,我不想听废话。”江九霄示意丁夜把门关上,来到之前缉卫坐过的地方,把手里资料放下:“郝原,刚好你也来了,先别急着走,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。”

????“您问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郝会长好似换了个人,笔直的站着,老实乖巧的回答。

????“别站着了,都坐。”江九霄摆摆手,翻看着那叠厚厚的资料,“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……关于今晚的事。”

????郝原点头,丁夜摇头。

????“那我先问你吧。”江九霄看着丁夜,眼神温和:“昨天五点半之后,你是不是去过红远坊?”

????“去过。”

????“都做了些什么?”

????“看我的朋友赌卡。”

????“你有没有赌?”

????“没。”丁夜如实回答。

????“所以,你就只是看着。”

????“对,看完十一点离开的。。”

????“你离开之后去了哪?”

????“回家。”丁夜顺势把早就编好的理由搬出来:“赌场有很多人看到我走了,他们都可以为我证明。”

????“不,他们不可以。”然而江九霄却缓缓摇头,把资料放到丁夜面前,后者茫然的看他:“这是?”

????“你先看,看完再问。”

????“哦。”丁夜翻开资料,发现这些全部是个人档案,有贫民窟的,也有平民区的,刚开始他还不明白江九霄为什么让他看这个,可看了一会,他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。

????因为这些人,他觉得有些眼熟,直到他看到关于自己的档案,才忍不住失声:“他们……”

????“这些档案的人,包括你,昨晚都去过红远坊。”江九霄温和的眼神里,闪过一丝凌厉,沉声道:“而他们……都死了。”

????“都……死了?”丁夜大吃一惊,先是站起来,但立刻想到了什么,随后重新坐下:“所以,你觉得他们的死,跟我有关?”

????江九霄盯着他的眼睛,与他对视:“你为什么不问,他们是怎么死的?”

????“怎么死的?”

????“腰斩,所有人……全部都是。”

????丁夜眼中适时表现出强烈的惊恐,不安的为自己辩解:“可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,我的朋友也在里面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。再说了,我就算想要动手,也没这个能力啊。江队长,请您相信我,我就只是一个肉店的杂工,这种丧尽天良的事,绝不可能做出来!”

????“你别紧张,我们缉卫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。”江九霄苍白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笑容:“今天把你找来,只是为了了解当时的一些事。现在,还希望你把昨晚看到的,发生的所有事,完整的描述一遍。”

????“好。”丁夜点头,把在他离开之前的所有经过,全部说出,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余成和成凉的赌局。

????听完,江九霄陷入沉思,半晌忽又皱眉:“你说见过两个女人?”

????“是的。”

????“可这些死者的档案里,只有一人为女性啊。”江九霄喃喃自语。

????“是有两个。”一直没说话的郝原插口:“这个我可以证明,因为她们都是枫林会的,不过有一个联系不上了。”

????江九霄面色一变:“那你之前怎么不说?”

????“我……我这不是想等管事的来再说么……”

????“算了。”江九霄没在这上面过多纠结,问:“她叫什么?”

????“苗语。”

????“这么说,并不是所有人都死了……”江九霄轻揉额头,思考了几秒,然后面向丁夜:“我知道,虽然对你来说很难,但是还得麻烦你一件事。”

????“您说。”

????“帮我回忆一下,你昨晚见过的人,除了苗语,有几个不在这些档案上?”江九霄语气变得柔和无比:“没事,你慢慢想,不用着急。要实在想不出来的话,那就算了。”

????档案人数众多,不能强制要求他把所有人的面孔记住,毕竟这太难了,他只希望丁夜尽量去回想,能想起多少算多少。

????但让他没料到的是,在他说完后,丁夜居然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有一个,赌场的保安人员王哥。”

????江九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:“你记住了?”

????“记住了。”

????“还没有别的人?”

????“没了。”

????“确定?”

????丁夜深吸一口气,毅然回答:“确定。”

????“你的工作是杂工?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那有没有考虑过……换一种职业?”

????丁夜有些蒙圈:“啊?”

????“没事,当我没说。”江九霄笑笑,心里暗自思考,“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,没有说谎,那活着的就还有两个。”

????想完,江九霄维持笑容起身:“好,感谢你的线索和配合,你可以走了,以后案情有需要,我会再联系你的。”

????“好的,江队长再见。”丁夜随他起身,礼貌性的回了句,接着开门离开。

????来到‘谨言三厅’外,感受着夜晚独有的凉意,丁夜才发现,自己被一番审问后,心情居然没有一丝起伏,不慌不乱,波澜不惊。

????杀死余成后可能存在的诸多麻烦,一件也没发生,事情顺利到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????当然,这一切得归功于……那个杀死红远坊所有人的凶手,因为他的存在,才会是这般景象。否则,缉卫的那个江九霄细问下来,说不定还真能发现自己身上的一些疑点。

????“算了,想那么多干什么,回去睡觉了。”丁夜有自己的打算,等这件事风头一过,自己就可以去感染区狩猎了,虽然绑定了系统,无法使用感染兽的卡牌,但抓来卖钱还是可以的,慢慢攒够钱后,以后的生活也能得到改善。

????至于系统任务,暂时不着急,还是那句话,所有关于未来的计划,必须得等‘红远坊’的案子过去,才可以着手行动。

????目前他要做的……唯有等。

????琢磨着,丁夜困意涌上心头,意识到自己该回去了,打了个哈欠,于夜色中渐渐消失了身影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…………

????灯火通明的‘谨言三厅’,审问还在继续。

????江九霄在丁夜走后,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张画表,上面的图案,是八个颜色各异的光球。

????他语气也不像之前那么淡定,神情严肃,沉声问郝原:“他刚才提到过的彩球,是不是……这其中的一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