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9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暴雪纷飞。

    特尼斯通往真知学院的街道上,不时就能看到身着黑袍的年轻法师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新的一年已经到来,但特尼斯的气氛却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真知学院。

    碎石小径上学员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默文院长离世的消息太过突然。

    那位期末才见过面的矍铄老法师,怎么会悄无声息离开他们。

    “唉昨天哥哥告诉我院长逝世的消息,我还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,没想到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因为旧疾引发的急性多器官衰竭,恐怕默文院长一直都是在向我们隐瞒病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提这些让人伤感的话题了,实践作业你们都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,老样子呗。”

    五名战斗组的法师站在白石高塔下互相交谈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认为默文院长让布兰东这么早就成为代理院长,是在以权谋私,万万没想到是在安排后事,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下一届院长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让我去当真知学院的院长?别开玩笑了,你没听说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头棕发的青年法师神神秘秘道,“你们没听说关于基石庭院内部派系斗争的传闻吗?

    我们学院的院长职位可是一个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默文死后,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过这件事,毕竟这里是全世界最好培养战斗法师的学院,被范辛格的法师把持了几百年,其他人早就眼红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默文院长突然离世,恐怕麻烦还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女法师耸耸肩无所谓道,“都是上面的斗争,和我们又没什么关系,年薪一个金币也不会少,操这些闲心干什么。

    换成是谁当这个院长不是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布兰东还是太年轻,没有资历,自身实力也不够,就算培养了一支队伍,但面对那些人还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据我估计,等不到夏天,院长的位子就该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换了也好,让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来主持大局,我看默文师一定是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真知学院。

    圈外人眼中最好的战斗型法师教育机构,但圈内人却很了解那个位置所能带来的巨大的权力。

    统筹管理着一半多活跃在阿拉亚世界的战斗型法师。

    拥有覆盖东西大陆的完整情报机构。

    与众多佣兵机构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瑟银王室给予的庞大正直资源。

    还有每年都能从基石庭院拿到的巨额拨款。

    这是其他法师学院院长所没有的巨大权力。

    现在默文死了,布兰东太年轻,势单力薄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未来一段时间,围绕真知学院院长的位置,肯定有一番你争我夺。

    就算布兰东是默文钦定的继承人也没用。

    要是上面铁了心要换人,没人在大议会保他,都是白搭。

    而在白石高塔里面,院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阿兰·灰影,科贝特·卡布莱拉,西耶·星辰梦境。

    三位默文生前的至交好友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野蛮人刺客手里不停把玩匕首,一条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,说道,“狡猾的老东西,竟然一个人先溜了。

    留下一个烂摊子给我们。

    布兰东,后面的事情你有计划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和沙文制定了一份预案,不过到时候还得看上面其他人的反应,不论如何,真知学院院长的位置是我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科贝特比上次见到他时又苍老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形式不容乐观,年轻人,很有可能下个月月初他们会有所行动,距离现在也只剩下十几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还是优先考虑你和沙文的人身安全吧。

    你们的日子还很长,往后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布兰东沉着脸,带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说道,“这件事我不会退缩,科贝特叔叔。

    这所学院继承了老师的遗志,想要窃取它就是与我为敌。”

    阿兰突然笑了一下,把腿放下来说道,“小家伙,别说和他们对抗,现在整个真知学院的系统恐怕有一半都不会听你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。”

    听从一名三阶法师的指令?

    加起来数万人的庞大系统,就算是默文还在的时候,阳奉阴违的事情也不少。

    沙文坐在一旁笑道,“如果有人不听指令,或者和白石高塔对着干,我想他们可能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阿兰抬起下巴看着他笑道,“然后呢?你要怎么做?把他们全部开除?还是说干脆杀了他们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殊时期需要特殊手段,阿兰先生。”

    沙文微笑道,“第一,所有学院麾下的法师年薪都是由我们发放,看在钱的份上,就足以让一些人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第二呢,我觉得你的提议就很不错。

    深渊入口可是有许多犯罪后的法师翘首以盼有人能替他们换岗呢。”

    两位长辈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阿兰撇了一下嘴,有些不忍心打击沙文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是不错,但该如何执行下去呢?别告诉,你指望一纸命令或者随便一些罪名就能处理他们。

    事情可比你想象的复杂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兰先生认为我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沙文脸上的伪善笑容依旧。

    “我从不开玩笑,两位。”

    双手抱胸,靠在墙壁上始终沉默的基隆看着他,突然说道,“沙文,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沙文无所谓道,“既然他们觉得自己可以,如果不使用一些暴力手段让他们感觉到恐惧,诺大的学院,我和布兰东该如何让它运转起来?”

    听到基隆的话,阿兰表情古怪的看着沙文,再次重复道,“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科贝特急忙伸手打断这个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。

    从卓然口中,他或多或少听闻过,沙文是一个以情报和渗透能力着称的年轻法师。

    如果这种人物真的在真知学院搞起来恐怖统治,嘶

    常年外出,没什么人的底子是绝对干净的。

    要是深挖,拔出萝卜带出泥都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个话题就此打住,你和布兰东决定怎么做,我不过问,也没有权利干涉。

    但我只要求你们保护好自己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阿兰把目光移到自己的学生身上,基隆面无表情的回答道,“他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始终没有开口的星眸女士此时说道,“沙文,昨天晚上你和我谈起的事情我考虑过。

    根据我和亚托克斯短暂接触后的结果,你的提议有非常大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如果实行下去,我会支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你,殿下。”

    沙文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科贝特看了他们一眼,接着说道,“布兰东,莫问的尸体你做过检查吗?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和基石庭院给出的报告一致,确实是因为肝腐化加重带来的多器官急性衰竭所致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保守估计不会超过三分钟,最终死因是因为供血不足导致的脑死亡,庭院那边就算第一时间发现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处理。

    在老师的身上我查到了好几种治疗法术的使用痕迹,那边恐怕也已经尽力了,回天乏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吗?那我就安心了,唉。”

    科贝特更希望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,这样憋在他心中的闷气也会有地方发泄。

    但因为疾病死亡,是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能说默文的生命之火,已经燃烧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布兰东看一眼座钟,起身说道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葬礼准备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真知学院,参加葬礼的人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从各地闻讯赶来的法师,默文曾经的旧友。

    瑟银王国内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数家与学院交好的大型佣兵团长。

    四大组织中赶来奔丧的代表。

    面积巨大的中央广场,一个早上的时间,竟然已经站的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十几名学院的法师在里面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利亚姆难得把自己打理干净,穿着整洁的黑色长袍,和卡琳站在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一个葬礼怎么来了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这是谁的葬礼,倒是你,默文死了,恐怕你的清闲日子也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吗?唉你别说,少了那个老东西对我成天吆三喝四,生活还真是无趣,反正我也快退休了,不如让我搬到”

    这位已经踏过中年的门槛,步入老年的法师,有些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你想起我了?”

    “阿西娅不是都已经嫁出去了吗?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还能给彼此做伴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卡琳冷哼一声,转头看着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才说道,“哼!既然你这么恳求,那就带着你的行礼过来住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能够从各地赶来参加葬礼的人,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沙文和布兰东两人不免要一一和对方打一声招呼,算是问候。

    单是为了完成这一步,就足足耽搁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直到沙文遇见一位老熟人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,沙文。”

    “索菲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鼻梁上多了一道刀疤,留着蓝色齐肩发,穿着一身呢绒黑袍的高挑女孩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到她,沙文差点都忘了自己的记忆中还有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说道,“一直都没有时间来看望你,不过你能活下来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见面,气氛总会莫名的陷入僵硬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招呼其他人吧,有时间我会去蓝宝石庄园看望你,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和阿西娅呢。”

    沙文微微点头就走到了另一名陌生人面前,开始与对方攀谈。

    他走后,一名年纪比索菲稍小的女孩走到她的身边打趣道,“他就是沙文法师吗?比传闻中更加英俊呢。

    嘿嘿,刚才你看着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可没见过你会露出这种表情。”

    心中的郁结放下后,索菲倒也变得释然许多,远远看着沙文,神情冷漠说道,“我曾经爱过他,达妮卡,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!你竟然也有喜欢的人?!老天,是我听错了吗?!”

    看到索菲冷漠的眼神,女孩调皮的笑了一下,抱上她的胳膊说道,“我就是开一个玩笑而已,你天天都冷着一张脸,好不容易看到你笑一次,所以感到好奇嘛。

    再说了,沙文法师如此优秀的人,怎么会有女孩会不喜欢他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他马上就要结婚的份上,我倒要去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索菲把她拉开,冷声道,“优秀吗?可能是你还不了解他吧,但我奉劝你最好离他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索菲也一直很疑惑。

    似乎许多年轻的女孩都觉得沙文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法师兼富豪。

    难道那个内心阴暗,手段毒辣的家伙,真的就那么吸引人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索菲的心中突然一阵自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她又怎么会爱上那个人。

    对善良的人而言,沙文就像是一瓶毒药。

    但对她这种游走在世界边缘地带的女人,沙文那种晦暗的人格,却有着别样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虽然许多事情她已经想开了。

    甚至避而不见沙文一年多时间。

    但现在只是见了一面,心中就有如此多的感慨与触动,说到底,还是因为那份无法改变的爱慕在内心躁动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几息后再次睁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总是拉着我的胳膊,达妮卡,你不是五岁小孩,我也不是你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想到一些事情,参加完葬礼我们还得赶回去,幽暗王国那边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离开前再去见见自己的心上人?”

    索菲一只手捏上女孩的脸颊,冷声道,“你再说这些不相干的事情,我就把你的嘴冻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”

    沙文和布兰东那边,问候结束后。

    葬礼也该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就开始的大雪,到现在已经逐渐转小。

    站在中央广场里身份尊贵的客人们有许多人被冷的瑟瑟发抖,但依旧无法阻止他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如此等级的聚会,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打着参加葬礼的幌子,许多压根就和默文不相干的人,游走在人群中,送上笑容,然后攀谈。